首页 政协概况 政协领导 机构设置 规章制度 委员名录 文件资料 领导讲话 学习园地 政协年鉴 大事记 理论与实践 书画院
清代南部县衙档案保护始末
2019-08-08 16:02:31 来源:

清代南部县衙档案保护始末

                               刘松乔

 

《清代南部县衙档案》是迄今为止我国现存时间跨度最长、保存最完整、最系统的清代县级地方政权档案,被视为清史研究的“活化石”。这批“国宝级”文物得以保存至今,成为中国县衙文化保护的传奇和典范,个中经历颇有些传奇色彩。 

 

一个“搬”字幸存入睡

珍贵档案得以幸存,还得从马浩天的一个“搬”字说起。

1949年底,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进军大西南,国民党军望风而逃,南部县县长易民苏星夜潜逃地方驻军“民众自卫总队”在地下党的策动下起义,更名为“县大队”而被结合进入“解放委员会”,维持社会秩序。

195017日,马浩天率领17南下干部抵达南部。110日,经中共川北区临时工作委员会批准,中共南部县委和县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县委书记马浩天兼县长,纪委书记王杰兼公安局长,各行政机构随之运作,和平接管政权。当天,南部县城数千人在柳林广场举行了庆祝大会。

    王杰就任公安局长后,带着17岁的通信员吕敏和赵玉、尹喜成进驻位于当街的旧公安局。清理公物时,发现一间屋子里堆满了旧书烂卷,由于都识不了几个字,也没翻看是什么东西便搁置未理。

1951年初,公安局决定搬去文庙街的女中办公。一屋子扑满灰尘的“字纸”,王杰犯了难:搬走吧,既没啥用又这么多这么脏,难搬;不搬吧,万一是有用的东西呢?王杰便向马浩天汇报,请求指示。马浩天果断地说:搬,是公物,必有用,一张纸片也不能丢下。仍由公安局保管。王杰转身立即执行,人手不够,叫来县大队的士兵帮忙,一件不少地搬到新址去,仍然专找一间屋子整齐有序地将“老材料”堆放好。

 

一年后,马浩天调离南部,王杰接任县委书记。直到进入21世纪,媒体公布了从南部县公安局内发现《清代南部县衙档案》的重大消息,参与搬运的吕敏才知当年他们不经意间保护了“国宝”。 

如今,马浩天和王杰都已相继去世,无从知晓马浩天为什么要下令保护这批旧书的动机。但有两点可以确定。第一,马浩天时年30岁,是一个有执政经验的领导干部,南下前曾担任过山西左云、怀仁县委书记,在山西临汾晋绥党校“南下干部工作团”接受过接管工作培训,树立起了很强“公物意识”。从查阅当年马浩天的讲话和“财产移交簿”发现,他提出的要求明确而具体:公有资财、文书档案、枪械弹药等一一登记造册。第二,马浩天文化水平不低,能诗能文,懂得文稿书籍的存世价值。出于知识子尊崇文字的本能,他不会滿满一屋子书视为“敝帚”而丢弃。

南部县衙档案这个“国宝”能幸存于世,首先应记下马浩天和王杰等同志一份功劳。

 

搬迁南充继续“沉睡”

这一大堆“老材料”搬入南部县公安局,被闲置在库房里尘封10年之久,鼠咬虫蛀,无人问津。
     1960年,四川省档案局发出通知,要求在全省范围内调查清理旧政权机关档案同年1023日,南充地区行署档案科组织专业力量,分散到各县指导此项工作。南部县收集小组发现南部县公安局库房里有一大堆捆得整整齐齐的档案,初步估计约有100余捆4000多卷。打开一看,纸张大多发霉,粘连成坨,字迹褪色,虫蛀严重。不过,无论从纸质文书的形式还是黑墨手书的文字内容看,仍不难判断出此乃清代南部县历任正堂履行职责、实施统治遗存下来的官方公务文书。收集人员惊喜地发现,这些硬梆梆像“纸砖”的材料,原来是档案。由于对它的价值还不十分了解,仅仅作了初步登记。
  19656月,根据当年旧档案移交上一级保存的要求,这批档案经南部县档案馆简单梳理、清点造册后,运往南充,移交存放于南充地区行署档案科。“文革”期间,为保护这些档案不受损害,南充地委还曾经紧急增派两个排的兵力把守保卫。然而运到南充的这批档案,并没有得到清理,而是原封不动的存放。换句话说,就是挪了个窝继续“睡大觉”。没有人知道这些档案的内容、数量,更莫说价值了。20世纪70年代,彭承志、青长胜曾将档案编目成卷,但未完成。

  198410月,南充地区档案馆库房搬迁前夕,对此进行整理,6位工作人员历时3年,整理出18070卷,约8万余件。档案按年代结合组织机构进行分类排列,每代内再按吏房、户房、礼房、兵房、刑房、工房、盐房七房分类排列,编成23本目录书,为以后的整理和编目打下坚实基础。但防潮、防虫蛀、防破损等相关抢救、保护措施,仍未引起重视。

                

价值受重视档案苏醒
  据原南充市档案局副局长任建回忆,这批档案的“庐山真面目”被识,得益于2005“中国档案文献名目”立项。此项目为我国档案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各地听闻此消息后,为能跻身此项目,纷纷展开调研。
  2004年,四川省档案局一姓张的副局长来南充调研,有关清代南部县衙门档案的介绍引起张局长注意。几经了解,他惊喜道:此档案完全有资格入选中国档案文献名目”,鼓励南充立即着手整理,编出档案名目。
  南充市档案局随即组建专门班子,抽调专业人员开展此项工作。但由于清代文字书写不断句,没有标点符号,也没有标题即名目),要对这批浩繁的档案编名目并非易事。人手不足、相关知识缺乏等困难重重,在西华师大文学院的支持下,编名目工作才得以顺利进行。200510月,南部县衙门档案以《清代四川南部县衙门档案》为名,成功入选《中国档案文献名目》,“申遗”成功。2005年至2009年,左平等著录和微缩胶片8万多件,编成《清代南部县衙档案目录》三卷。  
 

列入《中国档案文献名目》的《清代四川南部县衙门档案》,引起国家清史编纂委的重视。国家清史编纂委与南充联系,将该档案列入清史编纂工程。原来,清史编纂委虽然掌握有大量清史史料,但涉及到县衙门层面的档案却空白。通过南部县衙门档案,可以让人了解清代中央政策基层执行的情况,以及执行中存在的问题、向中央反馈的情况等。

 辛亥革命后一段时间,中国处于军阀割据状态,连年战乱导致民不聊生,不少史料毁于战火。特别是清代县衙门的档案,能保存下来的更是凤毛麟角。南部县自清代以来,战火较少,即使是新中国成立前夕南部县城解放,也没有费一枪一弹。这是这批档案得以幸存的重要原因。
   20111025日,西华师大吴佩林教授作为首席专家,领衔成功申报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清代南部县衙档案整理与研究》,西华师大对清代南部县衙档案的整理与研究,得到了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则办公室的高度肯定,先后两次追加研究经费,这让西华师大实现了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申报零的突破。

2013年,“清代南部县衙档案整理与研究”通过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则办公室的专家评估,并获滚动资助60万元。2015年接受并顺利通过中期检查,获80万元滚动资助,这在全国来说也极为少见。据统计,西华师大清代南部县衙档案研究团队先后获得“清代基层组织与乡村社会管理研究”、“清代州县佐杂官与基层社会治理研究”、“清代手写文献之俗字研究”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共计8项,加上教育部项目、四川哲社项目,共获得国家资助经费超过300万元。

如今,《清代南部县衙档案》,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海内外学者,日益显现巨大历史文物价值。

【链接】:《南部档案》课题组硕果累累:

2011年至2016年,吴佩林蔡东洲、左平、苟德仪等对档案进行全面、科学、规范的整理出版书100本,并且邀请国家图书馆专家进行数字化,完成对每一件档案摘要图片拍摄

2012年,由蔡东洲著作的《清代南部县衙档案研究》入选代表国家最高规格的国家社科基金成果文库,2013年由中华书局正式出版。2013年,吴佩林所著《清代县域民事纠纷与法律秩序考察》入选国家社科基金成果文库,2013年由中华书局正式出版。2014年,《清代南部县衙档案研究》、《清代县域民事纠纷与法律秩序考察》两书荣获四川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2015年,《清代县域民事纠纷与法律秩序考察》荣获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

20146月,由南充市档案局、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黄山书社共同编撰的《清代四川南部县衙门档案》,由黄山书社出版发行;

 

201411月,课题组与南充市档案局、南部县档案局合作,在南部县城建设完成清代南部县衙档展览馆,对外正式免费开放;

201412月,西华师大文学院教授杨小平在南充电视台《南充人话南充》节目中宣讲《清代南部县衙档案》,共10集。

 

(作者系广东佛山职业技术学院退休教师。)

 

 

Copyright 2006-2009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南充市委员会
地址:四川省南充市顺庆区西河中路37号 电话:0817-2803113
备案号:蜀ICP备06021104号